2016年2月3日 星期三

稼穡艱難

我們廣東人有一句俗語說:「食米都不知米價。」意思即是說:這一代的人豐衣足食,不知道謀生的困苦。

也是的,目前各式各樣的雜糧很多,已不覺得一碗白米飯的可貴。而且反璞歸真,要吃粗糧才顯得有益和矜貴。

據知種稻的農民常要彎身插秧,在烈日下是很辛勞的;雙足也同時要浸在水裡,患染風濕病的機會很高。當然現代的農民多了機械機車的幫忙,也懂得穿上連身的水靴了。

 
稻穀 (網上照片~銘謝原攝者)

聽人說在二次大戰時,中国八年抗戰,人人拋家遠走,過著逃難的日子,吃不飽,穿不暖。有的人挖草根,吃樹皮。但慶幸有一種外來的植物,我們稱之為“蕃薯”的,它埋藏在泥土之下,不需要多所照顧自會粗生粗長,當時救活了很多的飢民,否則因捱餓而死的更多!

根據前人口述,在香港的九龍城,有人在街上拿著一個包子要吃的時候,就給路上的陌生人搶去了!
更有一個傳言:廣州有一個「吃人太太」,她店子賣的包子肉的餡料,全都是人肉做的!  至於那些是不是餓死的人就不得而知了。


禾穗

那麼多年在日本軍伐殘酷的殺戮戰中,無數人死於各種各樣的慘況底下。在東南亞各地都發現了萬人塚,都是被日軍用車載去坑埋的。
而所謂的日本兵,其實很多都是日本鬼子在台灣、韓國、中國的東北盤踞多年底下招募回來的。




二戰時,秋的先父和船東老闆合力組成抗日隊伍,持槍守衛家鄉。兩度身陷險境,幾乎喪命 !
母親受命帶著兄姐五人逃難,到處躲藏,幸得安全脫險。在五十年代先後來港。投靠居於油麻地的親阿姨的家中。 一家子人口浩繁,初時生活得十分困難,幸得遠方的至親偶有匯款接濟,才可解一時之困。

父親後來被一位由廣州輾轉來港做生意的前法官所邀請,在其公司鎮守廠房,不設退休年限。父親在八十多歲時退休,並得享年壽90歲。
....................................

上圖為七十年代末的一個新春,我和父母、二嫂(手抱小姪女)合攝於高超道邨後的炮台山下斜坡。春寒料峭,絲棉襖、皮長褸、絨中褸都出櫳了。
炮台山亦名魔鬼山,一處我常遊逛的戰堡環山。

==================================================


小時候媽媽喜歡抱著我看電影,有古裝有時裝,有武打的更有偵探片。母親喜歡看警惡懲奸與大團團結局的戲。

當中有幾齣是講抗日的影片。以當年香港的製作,當然是小本經營不會有什麼大場面。可是都足夠令我印象深刻。

因此我學會珍惜一切,不浪費物質,不浪費光陰,不輕易浪費感情。


(攝於九十年代中的深圳“世界之窗”內,這是一匹蒙古馬。)

因此在以往多年的苦病中,在望不到前景的日子裡,仍然不放棄學習,否則現在的我可能成了一個半文盲的人了。

很高興上天仍然眷顧著我,每一次都讓我在絕處逢生,讓我受盡寵護,讓我康和自在,笑傲人間。


(攝於 2012年夏 港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