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海角五月的花


有位遠居海外的網友本來屬意於在這個天涯海角之地落戶安家後來幾經考終於遠涉重洋移居海外了。

上月底他來留言問 :屯門海堤家陣有乜花開呢…?
這個春天雨水不多春光明媚繁花似錦我偶外出都會拍下一些都是在花園裡和小學門前看到的姹紫嫣紅倍覺春色可人。

可是 5月時來到小學校門前鐵柵上那一叢豐的簕杜鵑 (或稱三角梅、紙葉花) 都已經落盡無蹤在紅塵世俗中消失了。期許於明年春季吧才可以再睹芳容了。

幸得手機留倩影雖然所拍的影像都是一般不夠細緻動人但總算交待一慰安兄的思鄉之情。 4月的稍後再貼,今回先上載早幾天在屋邨外,和沿途所拍得的花卉和景物。今年只去過東邊的海堤,而東邊海堤的花一向不多。

五月清風吹來五月的花......

想不到這邊的社區中心外,
植有一片清香嬌小的茉莉花。



龍船花盛放於春夏之間,撩人眼底。

 




  () 紅影樹開得火紅滿天,就像火鳳凰浴火重生。
故又名“鳳凰木”。


























一棵報消了的大樹幹,不知它為何事犧牲了?




     這邊樓宇的鳳凰木,花瓣已經落盡了 ! 
 

東邊海堤的樹~綠意盎然








            坐看雲起時,笑看風雲過。

 
看似茫茫煙水,其實只是個內海,
一直處於波瀾不驚的狀態。


海心長堤的盡頭豎有一個導航的燈塔,
這時被遊人遮住看不到了看不到盡頭,
好像一副要投奔怒海的樣子,呵呵.....

````````````````````````````

想起~早幾年我去泰國的珊瑚島遊玩,原來大船不能泊岸。
我們一大班遊客要步出沙灘 踏浪前行,漸漸水深及膝,
團友們提著鞋子,艱辛地一路涉足海浪,才上到駁船,
駁船向前航行一段水路,我們再轉乘大船。
那一段蹈海的時間,有人的腳下被貝殼刺傷了。
當一大群人置身在茫茫的大海裡,
我的感覺就是:投奔怒海


~~~~~~~~~~~~~~~
~~~~~~~~~~~~~~~~~~~~~~~~~~~~~~~~~~~~~~~~~~~~

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韓國的金蠶絲 (下)



( 這些蠶卵會否像牠的媽媽那樣變成蛾呢 ? )

蠶卵變成幼蟲至生長到“五齡蟲”期間,
要吃大量的桑葉 !  古語說“鯨吞”、“蠶食”
是兩種侵略的姿態,借助了動物的生態作比喻。







蠶蟲吐絲後化成蛹,自困在繭裡,
然後羽化成蛾。


蛾後,咬破蠶絲破繭而出。



變成蛾後牠抓在樹幹上




 咬破蠶絲,瞬間便飛走了,留下一個破繭。
蠶絲既斷不能用來抽絲織布。



至於能否變成蛾,那就要問問人類了。
   






韓國的女工們辛勞地在車間工作。




 熱水將蠶繭浸著,主要是將蠶蛹熱死,
保存了完整的絲線。


機器很容易將整個繭拆開,抽出蠶絲。

  蠶蛹給熱水熨熟了,沒有機會羽化,
不能變成蠶蛾,便沒法咬破蠶繭了。

牠的後半生貢獻給人們最輕盈的華衣美服。
 



經過抽絲剥繭的的工序,因為一條蠶絲太細小,
所以將20條絲組成一條線。


 
20條絲組成的金蠶絲被機器綑在一起。



美麗的金蠶絲不會染成其它的顏色。
中國在幾千年前始創的蠶絲,都是採用純白色的,
方便染成各種不同的花樣。


(蠶蛹熟後可以吃,據說是美味而且有益。)

犧牲了蠶蟲變成飛蛾的機會,
為人們締造了衣服的傳奇。

( 除了機器,還需要人手的幫助。)

~~~~~~~~~~~~~~~~~~~ 
<家事一則>

敝鄉在佛山市的鄉郊,以往到處都是~
一望無際綠油油的桑田,很多人家都幹著育蠶的工作。
先祖學醫畢業歸來,還為鄉中的繅絲廠去信德國,義務
代購繅絲的機器,造福鄉梓,一貫為鄉人所稱頌。
佛家語:蠶為絲多命早亡。
因為生意和田產太多,宗親代管不願交還,
先祖被弄至家散人亡,男丁夭折,僅剩二女。

~~~~~~~~~~~~~~~~~~~~~~~~ 

 蘇州亦為魚米和絲綢之鄉,直至上世紀的七十年代
也會遠道來佛山的鄉下,購買魚苗回去培養。 
目前廣佛的鄉郊大多轉型為工廠,桑田大幅度地消失了。




蠶絲線和絲織品都很輕盈,和很堅韌。
 
 
絲綢的質料上乘這是棉和麻沒有的優點。
 韓國不單培育和採用金蠶絲,做成金黃璀璨的禮服,
還把它製造了護膚的面膜,推出市場發售。

 ~~~~~~~~~~~~~~~~
 
在隣近國家未曾學識育蠶取絲之前,唐朝是輸出絲綢
最興盛的時期,打通了往歐亞的絲綢之路。
而水上的絲綢之路是由廣東開始的。

( 電視截圖:撰文/攝製~秋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