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

新春大吉




五福臨門增百慶
春回大地集千祥



   
一年四季皆好景
春夏秋冬亦吉祥



農曆戊戌年正月初一
公元2018216


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年晚故人來




今天老友芷卿來訪,帶來了在教會取得的利是封一疊,並且用紙鈔摺疊了一個心形來送給我,真是很有心思。

她還巧手泡製了一盆蘿蔔糕來,謝謝她的好意。她還很用心地過年,很有老朋友的心。




芷卿是位很虔誠的天主教徒,澳門曾是她成長和受教育的地方。前幾年和她同去澳門作一天遊,她首先帶我去議事亭前地旁邊的教堂去參觀,並且稍作祈禱。

後來我們去了大三巴旁的博物館參觀,她留下我又就走去參拜另的兩間教堂。這麼神心不知是否祈求丈夫回心轉意重回老家? 多麼的念而至情至性的一位女性,也是值得我敬重的。//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時光流轉又一年


時光流轉匆匆又一年,在下個週末前的一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年終就是回顧的時候,有可堪回憶的舊事,總比較感覺不堪回首的好。多想美好的往事心情特好;如果不多動腦筋,等到老人癡呆症出現,甚麼也想不起來,那就更加可憐了!

回顧我們父母的年代,小市民大多數都是兒女成群,父親承載了家庭經濟的重擔,母親既要照顧小孩,也只能做點家庭作業來幫補家計。早期婦女們會繡花、剪布料圖樣、擦檀香扇、黏貼紙袋。後來時興全家總動員穿塑花朵。

當年的生活過得很不容昜,年底要為孩子們添置新衣新鞋,和過年的食用各物,還要預備壓歲錢紅封包。恰像一句俗語說的:「年關難過年年過」。

當年父母輩在艱難之中,也能夠奮發圖強,維護到兒女長大成人,一家數口多人都是整整齊齊的,不會分裂。
想不到現今社會日漸繁榮,子女遞減使家庭經濟壓力放緩,生計上不用太過擔心,可人心竟然就渙散了!「離婚」竟然成了家常的事兒,這樣只有害苦了一些單親的兒女,要他們生活在一個不健全的家庭中。

回看一些親戚的子女,他們已達盛年了還在左看右看不順眼,遇不到合意的異性來結婚,以後便索性依賴在父母的屋簷下;有點本事的就過著單身貴族的日子,或者找個同性伴侶同居算了。去年看到城中名人鄧公子高調與同性愛人結婚,真是城中一大花邊新聞,都算是奇聞了。


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桑梓憶舊




想起在中国文化大革命之後一年我隨家人回到很陌生的廣東鄉下見到很陌的姑姐和表姊弟們,相見甚為歡欣喜氣! 因為一直有書信互通,大家都感覺親切。

表姊弟們專誠出來廣州會合我們。第一天我們一起同遊廣州動物園第二天帶我們坐船回到佛山等了好久才等到車來到好不容易才回到鄉下的村屋。



(全部圖片取自網上)


表姊們立劏雞殺鴨,烹煮了一頓豐富的餸菜招呼我們。吃過飯後,表弟帶我出去看看桑基地。

他們稱這是“桑基浪”我放眼一看一望無際的綠色桑樹矮叢林,在這個冬寒的氤氳中,極目無邊真像一片綠色的葉浪。
那一刻使我很驚訝,原來家鄉是這麼的一片碧綠蒼翠。



這些桑葉也是養育蠶蟲的主要食糧。
表姊也帶我去參觀閒人免進的蠶房。
  她見我不怕這些蠶蟲,說真是想不到。









 



事隔多年二兄回去重修祖母居住的祖屋,之後我和姐姐跟隨他回鄉探望。可是在開放改革之後,由於地近繁盛的佛山,故鄉的桑田已被廢棄,變成了磚瓦廠和荒地,家的農民大多都轉型去當工人。

後來知道距離佛山遠一些的鄉村,仍然維持了遍植桑田的清新模樣。育蠶種桑繅絲是中國數千年前嫘祖的偉大發明,始終是我們的根,可能那裡的公社是要維持這一種傳統沿襲的生產。

至於敝鄉當年那一片綠油油的景象,則只能留在記憶中了。

2018年1月10日 星期三

海岸又黃昏

海岸的榕樹鬚~氣根



黃帝曰:衛氣之在於身也,上下往來不以期,
候氣而刺之奈何?

伯高曰:分有多少,日有長短,春秋冬夏,各有分理,
然後常以平旦為紀,以夜盡為始。  (引自黃帝內經)





第一次拍到海上的水鳥,不知道牠叫什麼名字 ?
網友們都比我有識見,好幾位來留言賜教,原來這是白鷺。


牠長久呆立,展翅只在偶爾的一瞬間,卻恰巧地給拍到了。


想不到引來另一飛鳥,牠盤旋掠過,匆匆遽去。



 




2018—15,一個同日的黃昏。













在這怡人的海灣裡,度過了幾千個無語的黃昏。





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2018 煙花璀璨


 倫敦眼











 

 大笨鐘


(手機隨拍  電視截圖)


 紐約 人群


時代廣場



台北101大樓

 


 杜拜


 

香港



 日本 (氣球)



 北韓 (普天同慶 與民同樂)






 

 巴特農神殿 閃耀生輝







 北京天安門城樓

 

儀仗隊

 

 銀樂隊




哈爾濱~天壇冰雕



 香港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