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6日 星期六

同遊共樂踏堦行 





<同遊共樂踏堦行>

在這個復活節的假期中,在文具店遇到街坊林碧漪女士,
她拿著幾幅畫向店主求售,後來又帶我回家欣賞她更多的
畫作。上面貼出的一幅,就是她已經出售了的翻影畫本。

(作品二)


 
又約了第二天同去聽歌。一路上草木青蔥,花妍秀麗。
我在路途上順道拍下一些花花草草,以誌春光。

終於來到海旁的瀕海涼亭。陳伯伯認得她,連忙起來招呼一下。年長而微跛的林女士,她的畫藝是眾所公認的好,寫得細緻而嫻熟,常參予畫展。
為了招呼娛樂她一下,我出錢出力,請陳伯操琴,唱了幾首喜歡的歌曲。

可愛的小花 

其他早來的歌者都是唱些熱鬧輕快的歌,譬如:鳳陽花鼓,今天不回家……等等。我唱的仍然是去年秋天來唱過的~甜言密語、 飄雪……等較為抒情的歌曲。
其實節奏輕快的歌我也很喜歡。
每唱一首歌我都是很用心、下感情。難得都贏來很多禮貌性的熱烈掌聲。我連忙鞠躬回謝,竟然不敢抬頭張望,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 綠滿園 )秋葉攝
這裡無疑是風涼水冷,可是等得久,飛蚊來襲,我的手臂都被針得紅腫了,用清水洗才稍止痕癢。可惜個人的皮膚和氣管都較為敏感,受不了蚊怕水或蚊貼這些東西。
相信下次不會再來的了。

可是在家裡唱又恐怕驚動四鄰。以前被中心的學員邀去k 場唱,可是她們之中,有兩位簡直是瘋狂地大叫大唱,音響又放到最大的頻道,真真叫我吃不消,以後就敬謝不敏了。

決定下次一個人去k場唱,獨霸一場,或者會是幾好玩的吧。








這個復活節,又用來研究白田先生制訂的燈謎,生活很充實。
忽然想起~
早前有一位未到四十歲而年青的親戚,他在公司開會期間猝然腦溢血逝世,遺下了年青的妻子和幼兒。他的妻子比我更年青便守寡了。想起去年底還與他們一起共桌飲宴,想起他就站在我面前的樣子,是這樣的清晰鮮明,心情不其然替她十分的難過。

難過的是:以後每年的中秋節、冬節將會失去團圓的意義,失去了節日的氣氛。
 
林碧漪 作品 (三)




想起人生無常,情緒曾經很低落~
有兩天去了作新界港九探親一天遊。
幾年前,年年出外旅遊;可是近三年來只宅在家裡的時候居多,真是無可奈何!  
這原因,這過程,真可以多寫一篇網誌。

林碧漪 女士 作品 (四) 

女士家中僱有三名工人,其中一人專責為她的
四十歲女兒推輪椅,女兒還是嚴重弱智。其情可憫!


那兩天裡她多次叫我把長髮剪短,我如奉輪音,
真的走去花了一筆錢,把頭髮又剪又電弄短了。


這是那髮廓的老闆親自操刀的,他說:「很好 !
看起來都精神多了。」但我卻有點不忍卒睹的感覺,
  鬈髮看起來真不太習慣。




2014年4月10日 星期四

這個新年夜



這個新年夜
為了應大女兒的請求,今年初又要出發和她去拜年了。在深水埗會合之後,再乘車過海到銅鑼灣和北角去。

途中見到一座商廈的玻璃牆幕,很清晰地反映著對面大廈的模樣,很有趣!傍晚時份,還拍下銅鑼灣的一些街景。


牆幕倒影


 華燈初上


人流不絕



晚上回家,夜已深沉,樓下花園的燈飾又亮起來。





牆上的大紙扇因為殘舊已經換了幾把。人手繪畫的已經買不到,就是印刷的也買不到似樣的款式,在“旺角”所見的只是慘綠冥黃,不忍卒睹!

充充喜氣,唯有靠著這一把紅綢扇算數。


回到家內,檢拾一疊書簿,忽然發覺了女兒這本只寫過三篇的日記本子來,它被棄置在我的書冊裡。二女兒kaki有購物癖,家中的書簿文具特多,衣服鞋襪、手工製作、化裝用品也不少。姐姐空下來的床舖也給她放了雜物。
 (牆上貼著的一幅是同學給她拍的照片)
 
念及她是個很努力勤奮的人,我也不便再囉唆了。



<只有三篇的日記簿>

 5月27     晴天       星期五

「學校的測驗終於完畢了,媽媽幫忙我溫習多天,十分辛勞。今天是水運會翌日,學校放假一天,媽媽特地帶我到海邊長堤散步,欣賞海景。

    一路上沿著長堤漫步,看見的海浪打在大石堆上。來到沙灘,今天的浪水漲到沙灘上,有兩棵大樹都露了很多根出來。媽媽大驚說:「這樣下去,兩棵大樹豈不要倒下嗎?」

沙灘上有人玩水,有人休憩,有人散步。我也忙著玩沙堆哩,媽媽在樹下給我畫像。

中午時,我們要趕著回家等姐姐放學,不得不要和美麗的沙灘和公園告別了。」


(算一算年期,kaki寫的當兒是九歲,想不到她把這一幕記錄得這麼清晰和有條理。這是這本日記裡的第三篇,也是最後寫的一篇。
也想不到:第二年秋天疼愛我們的爸爸就撒手塵寰了,癌症,是一個有跡可尋但是無形的殺手。)


~~~.~~~
~~~~~.~~~~~


2014年4月1日 星期二

春暖百花開



乍暖還寒時分

今年的二月初一,即是陽曆的三月一日。驚蟄就在二月初六日,應是大地甦醒了,更是春花姹紫嫣紅綻放時。 

前兩天已是三月底,那一晚忽然狂風雷暴,新界有部分地區在暴雨中落起冰雹來,聽見把碩果僅存的菜田都打垮了。
~~~.~~~
春將盡,意未闌,還有幾天便是清明時節。

「欲減羅衣寒未去,不捲珠簾,人在深深處。
紅杏枝頭花幾許?啼痕止恨清明雨。
                           ──宋.趙時令」 

曾在新春走訪拜年時拍下些照片,如今也應該是解凍的時候了。找一些貼將出來,看看今年的春色多美好!

 ~~~.~~~
 迎春花

(又名炮仗花)
 

< 繁花似錦 > miu-miu 三姐攝


<簕海棠> 秋葉快拍

<黃菊>

<大麗花>

芍藥



 花店的白貓 以下照片部分是Miu-miu 所攝
(這是多年來第一次貼出的貓貓照片,破天荒。)
miu-miu姐姐天台上的辣椒



天台上的盆栽植物都是 miu-miu 家姐栽種的。
都是我勸她不要把大好的天台荒置著。


<乖乖,我見猶憐!>




做乜影住我呀?走啦!

<天台上種的長豆角>


目前個人祇是種一種最簡單的黃金葛。
或是小紅掌這些可以改以水浸在瓶的植物。
偶爾也會買一些盆栽回來擺設。


<貓咪曬太陽~非誠勿擾>


往時很喜歡以兩個花瓶浸水養五或七枝綠色的富貴竹,
覺得一室的綠就夠了。
後來女兒說:綠色看厭膩了,要看花。
那麼祇有常買些時花供瓶,順從民意。
麻煩的是~要每隔一兩天就捧去換清水。
每當花謝,又覺難過!
最後,走去花墟的布藝彷花店,買了兩遍絲綢花回來,
都是綠多紅少,真假難分,以後都不用煩了。

<一片花田,像是繡球花,每叢都是不同的顏色。>
攝於港島某大廈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