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年終絮語

前天趕在日落前走到海岸邊遊逛,剛好見到那一團橙色圓而璀璨的光芒,她嬌妍萬狀的停在粼粼閃閃的海水上方,耀得令人不能直視,又使人極想多看幾眼。
多少人衷誠地來到她的跟前,就是想親親她的嫵媚,看看她美麗的臉龐。日落的美景,每次都照暖著人們的心房。


堤上那一棵棵的細葉榕樹,垂下它縷縷的鬚根,默默地訴說著人間的蒼涼。秋盡冬來寒風飄至,我趕緊按住頭上的帽子,生怕那一陣陣的落帽風,把它無端的吹到水面上。

那些釣魚台上的欄杆,漸漸給落霞鍍上陣陣金光,使得它霎時間聲勢不凡起來了,叫人不得不把它攝入在鏡頭之內,留住乍現的光芒。
這欄柵,是否為人們的道路上,設下人生的障礙?  

 

程走到來時的路口處,見到兩位女士坐在一列綠色美人松下的石壆上談心事,聽到一位面露憂鬱,長了一頭銀絲白髮的健碩婆婆細意地說著:「很怕看新聞呀這個時勢的環境太不平靜啦。」
我匆匆走過,也不便停留去細聽那位老者身旁的女子,她究竟說些什麼樣的話兒去安慰她。 

 ~~~~~~~~~~~~~~

回來想起石壆上那位長者憂心忡忡的說話,就令我想起遠在美國千橡鎮的網友wei-wei大姐,她和加拿大的安兄與其他海外網友一樣,都是在香港自小生活和成長現在也有些親友在這裡努力地工作,努力地生活著。

他們兩位對於這兩年香港的爭執和擾攘,在網文上都透露著難過的心情,恍若有錐心之痛!
 
這裡曾經是他們的故鄉,安兄和wei-wei姐就像很多僑居異地的華人那樣,都是觀望著家鄉和內地,希望國家持久安定,香港繼繁榮。

國家好景也就是華人的光彩,希望在港的親友也有好好的日子可以過。井水何必去犯河水呢? 無疑是以卵擊石吧。


可是自從香港在佔中事件之後,和衷共濟互助互利的大原則坍塌了,79天的強佔道路的自私行為,挖起磚頭拋擲向執法者的的恐怖行為與當初所謂的和平示威相去甚遠了。

                                                       ~~~~~~~~~~~~~~~~~~~

過去香港以法治和平見稱,以獅子山下的奮鬥精神為自勵豈料就在20136月一盞神燈走來洩密之後,香港翻起陣陣風雲,波譎雲詭此起彼落。

那一回電視台一天幾次播出神燈的講話大意是說因為基於香港是個法治和平之都,言論自由所以選擇來這裡洩密,相信這裡可以保護到他。 

當時花旗國政府命令紫荊城政府交出這盞神燈,可是本府沒有和應及後神燈登上飛機逃脫了。從此本地天翻地覆不得安寧,政壇上爭持之事無日無之,和平安定云乎哉? 這彷彿只是一個笑話。
     ~~~~~~~~~~~~~~~~~~~


就在20149月至12月共79天的學子及閒人的佔領行動;今年28日年初二有兩人發起呼行動俟後合力挖磚擲向警員,在街上縱火,使一向喜氣洋洋的新春氣氛破壞無遺! 從此民心撕裂互不相容,爭拗吵鬧無日無之。至幕後的黑手知是誰? 這個由支付巨額捐款者的來源去搜查一下,則昭然若揭了。


一般小市民的生活如常,可是心裡面卻難免有著遺憾。

我們的上一代人在香港默默耕耘多年,直到今天才算有了安穩的日子,豈料來到今天面對這突然而來的種種衝擊,想過一個歡慶安祥的新年也不可得,難怪老者難過憂鬱,深深的感覺無奈了! 希望我們的惡夢不要再來吧。
 

( 秋葉攝 )

 ~~~~~~~~~~~~~~~~~~~~~~~~~~~~~~~~~~~~~~~~


(網絡圖片) 



冬至日北方吃餃子,南方吃湯圓。





祝各位 冬至團圓快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