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十二月放題


上月初一直驕陽似火,月底才稍覺微涼。十二初終於灑下傾盆大雨,才成就了這個冬天,寒衣才派得上用場。月前偶然穿過樓下花園,看見池塘又多添了美麗而又活潑的錦鯉,都在矯捷地在游弋。


 錦鯉聚在一起是為了爭奪小童拋下的魚糧,
平時都是來來回回地閒逛的。

 


回到故居已有三個月了,親友來往走訪過後,這裡又只剩下一片電視節目的聲音。我愛看介紹各地風光的節目,愛看祖國的河山大地,愛看六朝古都和古蹟文物,還有各個少數民族的風情。好像“嶺南文化之旅”、“開心到鎮”的小橋流水,波光粼粼,映照著蘇軾的後人在此嶺南之鄉安家落戶,真是不看不知曉。

============================================

當看到介紹清遠山上的少數民族是瑤族時,我心頭一凛,想起母親說過她的家族歷史,說太婆是從清遠山上來的,那豈不就是一個瑤族女子怪不得母親的腳上小趾是長有孖趾甲的,曾聽歷史老師說過這是交趾民族的特徵;怪不得我那麼喜歡看衣飾鮮艷的少數民族女子,和她們的歌舞了。 


清遠縣山上的瑤寨

 
瑤民走後門相親求婚

 

母親的祖父是一個長袖善舞的商人,在各地(廣州上海和清遠)都設有店舖或廠房;在家鄉就擁有桑基魚塘及糧油店舖。而他唯一的一個兒子就是從清遠山上討來的女子所生的。常聽母親說 : 她爸爸小時候,就在清遠跟他的媽媽生活過一段時間。

當外祖父十七歲在順德家鄉成親之後,旋又出外就學及習醫,畢業回來開了一間西醫館;他亦是兼習中醫術的,故亦為不願吃西藥的鄉人開出草藥方。曾為繅絲廠代向德國訂購新式的廠房機器,深得鄉民的敬重。

可是一向代管各家店舖生意的族人疏堂叔伯兄弟等,不會願意交出各家店舖的利益,紛紛謊稱生意虧本,沒得歸還。還把外祖父深愛的小兒子謀害死了, 這個打擊真是很大的! 外祖母因此而憂鬱早逝。 忽然想起先母的家族史,心情頓時感到十分的沉重!
 


12月初女兒和家人渡海來請我品茗,她一向挺愛上茶樓吃東西。數月前我在他們的家裡居住時,我說不餓不願去,想不到他們也取消不去了,真奇怪。
 

4號那天乘車出旺角後再轉車,會合他們在佐敦唱k歌。
這天聲明遲到真是好極了,讓他們唱個夠吧。唷,我來到就要霸住支咪㗎啦,唔好同我爭呀! 他們說: 啦,我哋會開手機消遣㗎啦。
 歌路一轉,唱了幾首以前從來沒有跟他們唱過的歌,就像這一首由蝶衣 作曲並填詞的 “回娘家,它富有民謠小調的風格。首段如下: 


 背起了小娃娃呀,回呀嘛回娘家。
 娘家嘛遠在,山呀嘛山腳下,
 又養雞呀又養鴨呀,還把我撫養大呀,
 撫養到了十七八呀,姑娘就出嫁。 


我一面輕快的唱著,一面逗得小孫女手舞足蹈起來,她登時笑逐顏開,蹦蹦跳跳樂滿懷 !   

一向喜歡唱的歌真是數之不了。這個下午獨唱盡興了三個小時,在聲光幻影之中傾心演繹歌樂閒情,不知道日影已漸漸西斜了。



跟著就是吃的節目了。光顧一家日式放題,任吃任點,海鮮、肉食、蔬果、蟹粥、飯麵、湯水、甜品、飲品,冷的熱的多款多樣,專人送到,吃個不亦樂乎。

  




 


         (秋葉 攝制於 2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