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7月7日這一天


在灣仔的街道上

關於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的這件歷史大事,誰還會記得呢?年青的一代,很多已經忘記了祖先的歷史。

這一天,大女兒一家三口和我去到灣仔的一家老牌酒樓喝茶,主要的目的當然是吃個夠。

因為沒有常常為食物拍照的習慣,抱歉這些照片欠奉了。
祇用手機匆匆拍下幾張街景。




茂蘿街上的白屋  ↓


  綠屋變了更為典雅的白屋,
   這是一幢政府要保育的古舊樓宇。 






<分道揚鏢>


~~~~~~~~~~~~~~

這個小女娃
  
小妮子早已習慣了拿著私家碗筷匙吃東西,人人見到都讚她乖巧。可是漸漸她就會坐不安席,兩隻小手往檯面上扒抓了。
當然近著她範圍內的杯碗食物都要撤離遠一點,否則她會抓不住,來一個羅通掃北,準有些器皿就會給她掃跌到地上去。

又或者她會順手牽羊,用匙羹取去鄰近旁人的食物,據為己有。呵呵,這種行為當然要不得!


小孫女還不到兩歲,可是活動力頗強,總愛笑嘻嘻地跑來跑去!雖然還不大懂得用語言來表達,倒是蠻善解人意,哄得人好開心。 




可是她耍出來的花招也不少:一招「金蟬退壳」,兩隻小手已經懂得靜靜地穿過束縛的布帶,不肯安坐在家中的餐椅上。

當她看見被媽媽發覺了,竟是一臉甜笑地再穿回去,像沒事發生一樣。她最喜歡與大人們平起平坐。
 


看她笑的甜美,可是大哭起來嚇煞人!當心。




~~~~~~~~~~~~~~

無限感恩

每天都是賺到的,真好!十分感恩。
想當年不過是十多歲,就在“伊院"的手術室呆了六個小時,接受整治呼吸道疾病。之後,有一天我要求出院過年,要見母親。

豈料負責看望我的Y醫生說:「不要這麼輕率,一般動這種手術的病人,祇得五年。」

「甚麼五年?」我苦苦要求言明。這逼得跟在他身邊的年青L醫生說:「即是沒得治了,完了。」

五年不是一個大問題,我原本不打算活著離開。深知病比死更難受。可以離開是意料之外。所以之前母親不肯讓我進院,聲明不會來看我。當我知道可以離開了,當時我是充滿希望的。

出院之後,我仍得呆在一個煙霧瀰漫的家,使我仍然感覺辛苦!
其實陳大醫生的手術是十分圓滿與成功的,我的病灶是徹底除去了。我得要感激與牢記陳瑞麟醫生的名字。要感激的人蠻多的:有同學梁靜宜小姐與仁心仁術的大國手楊景煌醫生,
和當時很多的醫生與護士們。跟著要感謝的這一位,是一位自小居於水上的朋友。

他每天陪我漫遊山徑,有時下海接力划艇,享受著清風送爽,和山海之間陣陣清新的空氣;坐在舟中又看到白浪翻天,與浪花四濺的難忘時光。這樣使得我暫時遠離了煙霧迷濛的家。
就在這麼美好的大自然底下,促使人身心舒泰,使我本來瘦弱的身軀,漸漸增重了10 磅。

雖然沒有聯繫,心底裡仍然十分感激他們。就是這樣使我的生命得以延續下去!尤幸多年來沒再咳嗽了。
在這哀樂的人生中度過了好幾個十年,慶幸如今依然健在。這不是僥倖的,當然時刻要注意飲食上的健康。我還挻喜歡唱K歌,唱了半天也面不改容,可見自小歷練的耐力也不錯。

敝博拋錨了足有兩個月了,十分感謝仍然來支持我的新舊網友,多謝各位不嫌我疏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