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此刻想起貝貝和他


貝貝致秋葉





貝貝說:我的媽媽,也是你的忠實讀者。

 ~~~.~~~
(一)旺角行

昨天女兒約我結伴同到旺角購物,下車抵達的這個站頭,剛剛是一個人流暢旺的交匯處,得要置身於踴動的人群中,感覺到人氣蒸騰。車道上大巴、小巴、貨車源源駛過,繁榮與癈氣掛鈎。
幸好是在冬季,若在夏天來到這裡,感覺上更不爽。住慣了人車較少的新界海邊,空氣較為清新,已很不習慣這裡的熱浪。
吃過粥和腸粉之後,走在這街中,熟食店前飄來陣陣的辛辣刺激味道,強攻進入鼻腔裡! 使我當場咳嗽了一頓,回家後喉嚨就痛將起來。多年不吃藥,想不到今天要吃上這一趟。             
 ~~~.~~~

(二)念貝貝

這樣子感覺到很不舒服,忽然就想念起貝貝來。
自從在2011年中開博寫作以來,都是為了消遣時間的,同時也希望在網海裡尋找到貝貝小姐。

而貝貝小姐真的是姓貝的。
可是多年來沒能找到她,可能她沒有寫網誌的習慣,或者在茫茫的網海裡遇不上。貝貝小姐當年不會畏懼嚴寒,天天堅持游泳,縱使是在冬天裡,她也會開車去海灘下過水之後,才再駕車去上班。她的智慧和毅力真是一流的。

         ~~~.~~~

(三)花辮與園地

當年貝貝除了要天天上班之外,還被某報章邀請她寫一個小小的專欄《花辮集》,兼負公關之責,在她"花辮集"的旁邊,開了一個與讀者交談的園地。

我也是很奇怪,有稿費可拿的我不多寫,反而喜歡去和她談天說地,把過去的喜怒哀樂事,用400格的原稿紙寫了一篇又一篇。她也很高興地把我的每一篇都刊登出來,幾乎把其他的讀者都給冷待了。
 ~~~.~~~
(四)天天見

後來為了家事繁忙,我已無暇顧及寫作的事宜,已經幾年沒有寫稿子。她的《花辮集》仍在,但是與讀者交談的欄目就不見了。直到陸四事件發生前,我在五月底給她寫信,寫我的感想直到六月中。也想不到她把我這些感想,都放在她的《花辮集》上天天見報。 

 ~~~.~~~
(五)知足常樂

後來因為忙於家務事而沒有再和她通信了。只是在有感而發的時候,才再次間中寫點稿件吧,這也不單單是為了賺取稿費的問題,而是見到社會上有些不尋常的事兒,只覺不吐不快吧了。

其實當時我家的生活也不是很富裕,每天都要量入為出。
可是一家子互助互愛,夫婦同心,生活都是過得蠻喜樂安祥的。
當時我把精神時間全部都投放在家庭裡,不會為了多賺幾個錢,而去拚命寫稿的。我也常常對外子說不要多加班,免得辛勞過度,若是因此而賠上健康實在不值得。

可惜,後來癌魔竟然沒有放過他。
一個敬老扶幼,工作勤奮而又極其愛護家庭的人,自從得了癌病之後,我的母親為他落淚,親友紛紛老遠來探望。
上天很公平,既給人以甘甜,也給人以苦果。


 <好爸爸

 ~~~.~~~

(六)動如參與商

事隔多年,貝貝所屬的那所報館賣盤了,換了老闆之後,風格走到極端,人事上也有了很大的變動。以往常說沒空閒時間寫稿的貝貝也消失了。多年後,當我想起她的時候,也不知往何處去尋覓。

想起她曾經說過:要約我同訪高寶女士。當時我沒有回應行動。所以,直到現在也不知道:貝貝的樣子到底是怎麼樣的?
反而她藏有幾張我最後寄給她的家庭彩照,她在《花辮集》上對我說:
「我的媽媽,也是妳的忠實讀者。那天一見你的全家福,開心得忘記徵求我的意見,就把它收入我們的家庭相簿中。她是把妳當成家庭成員了。」」這種人世間的溫情,真是美好。 可我只把它藏在心底裡就是了。  
人事動如參與商,緣來緣去,總會有些遺憾事。
~~~.~~~

<雙高>

: 高寶是一位畫家,尤其工於畫古代和現代的美女,在她的筆觸下,古今美女都展現出一種截然不同的當代風韻。 她同時為一些報章、雜誌畫插圖及封面。我很喜歡她畫的仕女畫,可是又未曾喜歡到:非要見見她的廬山真面目不可的地步。
又及: 某兩張報刊的社論版主筆"三蘇"先生原名高雄他的姊妹就是高寶女士了。三蘇每天的評論,真是風趣幽默,無人能出其右。可惜當時沒有把他的作品剪下來。而拙作則剪存了一大堆,貼了幾本子,這算是小的敝帚自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