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3日 星期日

轉載文章~陳寅恪教授



前一陣子看懷舊堂主的網誌見到介紹以前曾在廣州中山大學講學的陳寅恪教授,事蹟實在十分感人
也因為個人往日已故的汪廣漢老師也是現稱為「國立中山大學」的學子,因此特別情商堂主借出照片和他的文章一用,謹節錄數節來自懷舊香港的文章。志在悼念先師和先賢。



(陳寅恪的父親是陳立三,祖父是湖南巡撫陳寶箴,因為在洋務運動中卻突然開風氣之先。父子倆在戊戌變法失敗後,被朝廷革職,才返回江西老家。
父親陳三立不要孩子應科考、求功名。
在陳寅恪13歲時和哥哥就被送去了日本。)
 ~~~.~~~
「陳寅恪一輩子以家族為榮,唸唸不忘自己的身世,也終生背負家、國使命。
他輾轉遊學13年,從德國到瑞士、後又去法國、美國,最後再回到德國。
他學了梵文、巴利文、希伯萊文等22種語言。
陳寅恪求學不求學分。
「陳寅恪說:「考博士並不難,但兩三年內被一個具體專題束縛住,就沒有時間學其他知識了。」
他一心向西學,但沒想到的是,他從西方帶回來的竟是東方學。」

「陳寅恪發現,在世界學術中,中國文化的地位很高,跟當時中國的地位低下。陳寅恪國學根底深厚,又接受過嚴格的西學訓練,但他從不滿足。
僅梵文一項,就先後學了10年。」



  進士牌坊

大學的舊建築

「當時中國學術正逐漸跟國際學界「接軌」,在清華包括他的同事梁啟超王國維鼎力支援下,陳寅恪中國學術開闢了一個嶄新的領域:
對不同民族語文與歷史的比較研究。」


19441212陳寅恪的唐代三稿中的最後一稿《元白詩箋證稿》基本完成了。
但就在這天早上,陳寅恪起床後痛苦地發現,他的左眼也看不清了。
半年後,二戰結束,依然記得他的牛津大學,請他赴倫敦治療眼疾。
然而數月奔波,他的雙目還是沒能看見光明。
在抗戰如此嚴酷的境遇裡,陳寅恪頑強地為後世留下了他對中國唐代歷史的系統研究。
他在大災難面前,恪守着一個民族的史學傳統:
國可以亡,史不可斷,只要還有人在書寫她的歷史,這個民族的文化就綿延不絕。」



是年秋,陳寅恪再度返回昆明,時有《己卯秋發香港重返昆明有作》詩云:
  「暫歸匆別意如何,三月昏昏似夢過。
   殘賸河山行旅倦,亂離骨肉病愁多。
   狐狸埋搰摧亡國,雞犬飛昇送逝波。
   人事已窮天更遠,只餘未死一悲歌。


甲午廣州中秋
不邀明月不清遊 病鎖高樓似小舟
北照嬋娟頻怯影 南飛烏鵲又驚秋
掩簾窗牖無光入 說餅年時有淚流
莫更團圓問今夕 早將身世付悠悠

~~~.~~~

↑196910779歲的陳寅恪廣州中山大學去世。臨終前,他的眼角不斷流淚,沒有留下隻言片語。他被稱為「教授的教授」,他所說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成為中國一代學者的人格理想。  
              (特此銘謝懷舊堂主的網誌)
       



(再讀陳寅恪教授生平事跡,記述他在日治時期,與家人在香港度著艱難歲月,亦不肯屈就在日軍之下。最終與家人回到廣州的中山大學,寄寓在南方的黌宮講學,亦在此終其一生。)

 陳教授在逝世前,就在1969年10月文化大革命進行得如火如荼期間。 可以理解到他在逝世時,何以只管流淚無言!
實在令人感慨良多,乃班門弄斧,以順口溜記之。>

*************
家國千秋萬劫灰 詩人學者共徘徊
患難鴛侶同一穴 文壇翹楚競寒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