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寒冬中的婚禮



<婚禮在寒冬>
在雙喜情人節的第二天(2月15)是週末,我參加了一雙新人在教堂的婚禮。這幾天天氣十分寒冷,而且落下了陣陣霏霏的微雨,益發顯得陰冷苦寒。在暗暗沉沉的氤氳中,幸好這一天天公造美,沒有落下半絲雨水來。
今天出門前竟然忘記拿相機,祇能全程用手機拍攝。


堂內三名花女在等待 ↓



<新娘子第一次緩緩地步入禮堂試步>


教堂地點就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禮拜堂。
這是我第二次往教堂參觀婚禮,上一次是在青衣島的一間天主教堂。這裡的佈置簡潔樸素,牧師袍雖然沒有當時那位神父的衣袍那麼的華麗耀目,也不像那位神父的幽默歡愉;可是這位牧師感慨時下人們的婚姻態度,並說著和煦的祝福語,一派的語重心長,使得這個婚禮顯得格外溫馨與祥和。



中場除了有長老訓勉,有兩場詩歌合唱,還有兩把清如銀鈴樣的男女聲唱出《牽手》一曲,為婚姻作頌讚~悅耳、動人!這是一次聽覺的豐盛享受。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在偌大的禮堂裡,由初時的疏疏落落而至到賓客滿
堂,座無虛席,真是十分的熱鬧,使人渾忘了室外
的寒流!



一雙新人各自向親友道白訴心聲,都感謝親人的提擕照顧,新娘子說得落下淚來了!感到自小無母的哀傷,都在這一刻傾瀉出來。


新郎即席很感慨地說:「定下了這麼大的禮堂,曾經恐怕來客稀疏,場面顯得冷落。十分感謝每位冒寒來參予的客人。」

聽到的都是富於人情味的心聲, 可惜他的父母親已不能目睹這場婚禮,實屬遺憾! 拍過照,新娘子伸出手來和我相握,感覺到她的熱誠和藹,我隨即送上至誠的祝愿:「祝妳幸福!」
 
~~~.~~~

<崇基書院的標誌>


<如黑色地圖樣的牆飾>


中流砥柱    美麗的石牆> 
 

<中大校園的未圓湖

<落羽松都落下了一地的羽狀葉,留待滋養土壤。>



落葉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原句作落花
        ~宋.蘇州吳縣葉夢得



有人說「婚姻」是萬里長城的第一步。
也說婚姻像道「九曲橋」,總有迂迴的時候。

早有前人寫道:婚前的生活是“書畫琴棋詩酒花”;婚後是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


去年前見有人迷戀於情人的甜言蜜語~幽幽的山盟海誓,寫的何其哀怨纏綿,何其煽情悱惻!可是事到臨頭,才看到原來對方所愛的只是他自己而已。相處共融之道實在不簡單。

白橋長,紅亭冷,花花草草同沐瀄,
風風雨雨共佳期。



有人說:現代婚姻早己變得脆弱和多變,沒有了我們父母或祖父母一般的堅貞和自守。看來,在女權日漸高張的年代,女性似乎不再墨守成規了,不和使離婚率日高,使怨婦漸多,究竟這是好事,還是悲哀 ?
   
當然,互諒互愛而持久的婚姻還是多著,只是少人談論吧了。


在這山望那山,一山還比一山高;情人的心易變,又是一時的通病。但願花好月圓人壽而安康,各位有情人皆快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