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4日 星期四

傷痛的感覺 (二).彈弓手.



 <香港文化中心照片展覽作品




<彈弓手>
當我們玩「猜澄尋」剪刀石頭、布的時候,如果三心兩意,忽然出布(包),忽然出剪,正在舉棋不定之際,這當兒就會被人戲說:「啊!你出了彈弓手。」
(一)
早幾年我在操持家務時,無意中弄傷了手掌中間的手指,不但止痛極,而且屈伸困難,每天在晨早醒來時尤其辛苦。
因為有的是時間,也可以節省金錢,就走去看政府的門診。

(以往一向光顧的的私家醫生很熱門,其門如市,往往在預約依時抵達之後,仍然要呆候一小時以上,才可以見到醫生。當年帶孩子去求診,早已練到若干等待的耐性。)
政府診所的醫生對於一般手腳的傷患,以前是開出外敷的藥膏「冬青油」; 後來開出外國所製的甚麼“療妥”,這比“冬青油”更好,沒有那陣濃烈刺激的氣味。其餘就是開出止痛藥內服。

(二)
終於被轉介看上了骨科專科,見到一位年青有為的專科醫生,他瞭解了我所述的情況後,就對我說:「妳這種情形是稱為:彈弓手。」
呵呵,這名稱真是有趣,平時當我拿著錢幣付款時,因為屈伸不利,往往是無法打開手指付費,好像是舉棋不定。
後來這位醫生竟然很老實地悄悄對我說:「不要動手術!」
由於以前也聽說過有人做了手或腳部的手術後,結果未如理想,因此相信他說的話有著參考的價值。
(三)
第二次覆診專科時,見到的是另一位醫生,年紀也不是很大。我剛坐下來,見他對上一個未走的病人說:「妳做手術啦。」
她答:「不做。」這位醫生有些無奈,轉而聽取我的病情,跟著就對我說:「那麼妳要做手術!」
我立刻回答:「不,我不要做手術。」

因為之前聽到鄰居的婆子對我說:「不用理它,慢慢自會好(痊癒)起來的。」我也很相信她的經驗之談。不過,我亦向其他的醫生求證。

因為晨早起來手指痛得最厲害,慢慢經過運用又會舒緩好轉,這令我擔心是患上了“類風濕性關節炎”。這種疾患會使五隻手指扭曲變形,絕對不簡單的。

(四)

終於巧遇 有間藥廠推銷“類風濕性關節炎”的藥物,並且請得一位私家專科醫生舉行講座,地點在港島的香港圖書館內。我立刻打電話報名參加。

就在最後所設的個別解答中,我稍後拿出手掌,展示我的:
「彈弓手」,請教眼前這位醫生專家,我患的是不是“類風濕性關節炎”?

他看了一會,替我屈伸了一下,然後說:「妳患的不是這種病症。」
這一說當堂使我放下心頭大石! 之後自己間中擦點跌打藥酒算了。

經過一段日子之後,痛感果然消失,手指的屈伸總算順利。這已是多年前的事,也幾乎忘記了。由此證明我相信第一位醫生的說話是對的,也證明我相信鄰居婆子的說話是不錯。

更感謝最後那位代表藥廠開講座的醫生,他沒有為了藥廠的生意,也沒有為了多收一個病人,而胡亂說我是患了甚麼風濕!

今天這篇文章,除了與各位分享我的生活體驗,也藉此表揚讚賞這社會裡的好人好事。容我說聲:謝謝你們!


 
<嘉嘉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