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台北之旅 (四) 野柳





野柳,一個聞名已久的地方,那裡的岩石經過海蝕現象形成蜂窩狀,蔚為奇觀。還有海岸邊的一個女王頭使多少旅客朝聖而川流不息。

來台之前他們問我想去哪裡走走? 我就說想去野柳看看女王頭,一個經歷過千百年來多少風霜洗禮的貴族女人。

事實上近年來她已不堪大自然風雨波浪的侵蝕,顯得花容失色而面目模糊,此時若不去瞧瞧的話,恐怕日後面目全非,甚至於倒下來痛失佳人了。

也虧得他們去過台灣多次,竟然還沒有去過野柳。為了我的提議,他們預約了一輛黃的士,在(去年) 83日等到司機駕車前來,一路奔馳載我們去到郊外的野柳去。


  ~~~~~~~~~~~~~~~~~~~~~~~~~
   女王頭舊貌 (此照為網上圖片) 


 ~~~~~~~~~~~~~~~~~~~~~~~~~~~~ 

 (秋葉攝影)


在野柳的停車場上,
甫下車即見到熟識的欖仁樹葉向我招手。

 欖仁樹亦名傘樹,它耐旱、抗風、
耐鹽性強,很適合作為近海的行道樹。
 

 人們紛紛走上遊客中心買凍飲。
這時中午的氣溫應在38度c以上。


  
   在這裡欣然看見許多熟識的欖仁樹,
   它們也是我家海岸邊別具特色的一種行道樹,
   葉子隨著四季有不同的面貌。此刻眼前見到層層疊畳
   或透著陽光的翠綠葉片,正在慈祥地為行人遮蔽陽光,
   為人們作出護蔭。


  由此向右面走完了一條清涼的林蔭路之後,
  遊人終於要暴露在烈日之下了。
  捱著炙熱焦燥向著海岸邊進發,尋找仰慕已久的女王頭。

 
驕陽似火,自覺像是去朝聖的苦行僧。


蜂窩石


在烈日當空之下也不想停留片刻,
水,也可能要發燙了,
沒有人想去濯足玩耍。
 















來看到面目模糊的女王頭,無驚無喜,
一切盡在不言中。
其實,每一個人都在大自然的氤氳中,
各自造化,各自修行。





 酷熱之中沙石滾燙,想必有40度高溫。



 身處在夏日驕陽之中,不禁想到此地在冬日裡定必苦寒。


難得還有綠葉如茵,
還有野黃菊和小白花耐得住高溫。






 



幸好回程中有一大段林蔭路,
安撫著我們差點被曬得枯竭的靈魂。

 雖不容易也終於覲見過海邊苦命的女王,
 總算了卻一樁心事了。後會也許無期。

 ~~~~~~~~~~~~~~~~~

這個由大自然創造出來的奇跡,也快給大自然摧毀了。
不過,台灣當局已給她留個造像,設在野柳的公園裡。 
她會名垂千古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