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1月10日~紀念日(下)


十年人事幾番新~秋葉(前左一)與導師龍天生(白衣者)
及配音班的同學們 攝於觀塘某錄音室
~~~.~~~


(三)南窗與西窗 

想來都是在幼小時居處的那兩個窗戶所引起的禍,一個南窗,一個西窗,每天午睡時,承受了涼風陣陣,卻無人有暇去給我蓋被。因此常常感冒咳嗽!終至於不可收拾。
「支氣管擴張症」是一個可以很嚴重的病症。擴張往往可以令致肺部破損。不知為何我竟然可以撐得住。


(四)不一樣的聖誕節
開始進入醫院的一個月裡,都只是為我觀察,檢測。我在這裡度過了一個不一樣的聖誕節。兩位言笑盈盈的穿粉紅衣裙制服的姑娘,來替病房掛上銀光閃閃的長條飾物,在病房裡最後的門邊佈置了一株高高的聖誕樹,在樹腳周圍放上了用彩色紙包裹著大包小包的仿製禮物。

日間有一班護士來唱聖詩,晚上有李醫生帶同太太來探望病房,為這個愁煩悶氣的病房,添上了一派祥和喜氣的景象。
我只顧低頭看著幾張學生報刊。依然不相信自己真的這麼幸運可以好轉,因為這個呼吸道的疾病已經跟隨我有十多年了,而且還逼迫到我不能再上學,很可惜 !  本來有著名的女校免試收我入學的。(因為太喜歡唸書了,之後我仍然斷斷續續地上夜校。)

這次能夠有機會進入醫院,都是全賴在夜校認識的梁靜宜同學,因為她的關心和引介,才讓我見到一位高明的名醫~醫生(一位名伶的丈夫),他真是一位斷症的高手,堪稱仁心仁術!曾為我的病憂形於色,來回踱步。實在令我永遠銘感於心!

雖然最終因為母親的反對,我只能轉而去見公立醫院的譚醫生。最後也獲准來到這裡。當時「伊院」是比較清幽整潔的地方,病友之間會互相鼓勵,我覺得這裡就是歸宿。本來不想離去。(當時的我祇有十多歲。)


(五)大除夕的了斷

院方終於決定在1231日的上午,為我進行手術。
當年還沒有發明「微創」的手術,主持這場重創手術的是綽號~
Slow Chan 的陳大醫生。(並委派一位很有經驗由別家醫院過檔來的Dr. Yiu 每天來視察我的情況。)
  
爸爸一早到來,等到中午,還未見醫生撤退。紅衣姑娘瑪嘉烈勸他先去吃中午飯。回來之後還是要等,一直等到下午三四點,才見到手術室的門打開,病人才被推了出來。

六個小時的手術終於完成!
能否逃得過生關死劫?醫生們也在憂心忡忡。
爸爸只擔心難以回家向媽媽交代。
那一夜藍衣姑娘站在我的床邊,與幾位穿紅裙的姑娘說:「最要緊的是她能夠大步跨過去………。」在模糊朦朧之中,我又在痛苦中昏睡過去。

記得童年時光仍然是快樂的,那時候,跟隨小姐姐和鄰居的小孩子,一起去跑山追逐;扮老師教學生;在中秋節的大榕樹下,很有勇氣地去踏熄一個火光熊熊的兔子燈籠。噢,回想起來,才驚覺自己當年真的神勇!

(六)嚇人的起動
 初到醫院時一直很沈默,因為真的不相信自己可以就此痊癒離開。
手術後一週卻自信過甚,執意要起來行動!當然要扶助物,或扶牆而行。
想起聖誕節前那個燒傷了頭臉身體,燒得頭髮都豎了起來的老婆子,她由急症室送來了這個外科病房之後,一副千年不朽的模樣,忽然有一天要抖動殘軀起床來,真是嚇得病房裡人心惶惶!更加不敢直視。那時間,因為沒有工作人員在場,就只有我一個人敢去接待吧了。

今次我在手術多天之後,竟要強行挪動身軀下床,實在是出了醫生的意料之外,通常要在一個月後,才會見到這種病人願意動起身體來的。
 
當我可以拿起報紙來看時,竟然只認得一個「一」字!
其他的竟然完全忘記了,很無奈。(幸好祇是暫時失憶


(七)忠告
Dr. Yiu 本來堅決不讓我出院回家,但在1月10日終於屈服了,但仍然要約法四章,才讓我離去。
他苦口婆心地忠告著:「這個手術只得五年。」因為不堪追問,才再說下去:「五年後就不行了。」這是從前病人的紀錄。

劫後重生,當然要努力向上。雖然頭一個十年仍然要處於一個煙霧迷濛的所謂家,氣管仍然受著侵擾。病灶雖已除去,但仍然不得安寧。在這個惡劣的環境中,我仍然自強不息,總會找機會工作或學習。我要走入人群中,體驗生活!
僥倖仍然度過一個五年,又一個五年………我終於有了一個新的環境,新的家,身體日有好轉。

近十年來竟然都沒有甚麼病痛,真是太意外了!深感每一天都是賺到的!還可以徜徉在海邊,享受每一天美妙的夕陽餘暉,送夕陽,迎素月,細味人生。
 
~~~.~~~ 
  


( 衷心感謝G6當年的各位護士們,尤其是小姑娘們~

AngelaTeresaMargaretEvelyn各具慈心仁厚。

更有兩位視我為友,寫下地址與我聯繫。可惜當時環境不就,

就把這事拋於腦後了。回想起隆情美意,祇有永誌在心頭。




~~~.~~~  

~~~~~.~~~~~